pt真人游戏平台_开户注册

当前位置:首 页 >> 企业文化 >> 心路留痕心路留痕
南京长江大桥
发布时间:2019/11/29 8:56:05   浏览:81次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作者: 南京电厂  韩璐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是南京长江大桥给我的第一印象,对,就是源于那篇要求我们全文背诵的小学语文课文《南京长江大桥》。彼时网络尚不发达,无法轻易搜寻关于大桥更多的信息,我将书上的那张像素极低的照片,对照着文中的语句,看了又看,想象着自己走过22孔引桥,置身于桥身之上,抬头仰望两座雄伟的工农兵塑像,江风拂面。
 
        2009年高考结束后,我把几条志愿不重复地从祖国的北方一路填到南方,然后阴差阳错地被南京的一所大学录取。离开学还有10天的时候,父亲就迫不及待地要带我来南京看一看,我们从火车站乘坐32路到盐仓桥,再转乘“盐葛线”(后来改名为D3)直奔学校,惊喜的是,这辆公交车会经过长江,并且走的是长江大桥!原来父亲早知道我们会过江,但他不知道的是南京长江大桥早在我心中埋下了一颗牵动情愫的种子,正在此刻呼之欲出。盐仓桥是始发站,我一上车就选了一个靠窗的视野极佳的座位,车子驶上了引桥,桥两边的风景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远远望去,各种运输货物的大车飞驰而过,掀起飞扬的尘土,类似农贸市场的建筑没有规划地分布着,尽显这座城市的古朴,直至上了正桥,才看到远处高耸的写字楼,然而,我坐在车里看得还不过瘾,就下桥了!还没来能得及仔仔细细欣赏这座雄伟的建筑。后来每每乘车经过,我发现能看到的只是江上来来往往的船,无奈,我决定走一次长江大桥。
 
        大二的清明假期结束后,我乘坐的长途汽车凌晨4点多就到了南京,那个时间还没有回学校的公交车,我想这正是徒步长江大桥的最佳时机,然后一个人拎着两个很沉的包开始了徒步,天还没亮,身旁偶尔经过一两辆电瓶车,内心的敬畏完全抵御了外界的恐惧,路过了高大的桥头堡,抬头就是玉兰花灯柱,我想能这样仔仔细细地端详它的人可能不多。左边是飞驰而过的汽车,右边是一叶叶扁舟似的轮船,我手扶着桥栏杆,一步一步,走走停停,走了两个多小时,天亮了。我回去上课,仿佛实现了上个世纪的梦想,内心无比轻松。
 
        2016年,听到南京长江大桥要翻新改造的消息,五味杂陈,庆幸自己和它最初的模样有过亲密接触,遗憾的是,并没有留下一张合影。直到2018年再度通车时,桥下的风景早已焕然一新,那些类似农贸市场的建筑荡然无存,一幢幢高楼鳞次栉比。
 
        如今的我很少会经过大桥了,前不久乘坐计程车时,无意跟司机师傅聊起南京长江大桥,他说:“曾经建这座桥时,是倾全国财力来修建,不像现在建一座桥,要容易得多。南京长江大桥几乎可以被列为文物了,最年轻的文物。”说完,他嘿嘿地笑,笑声中充满了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