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真人游戏平台_开户注册

当前位置:pt真人游戏平台 > 企业文化 > 艺术艺术
夏日物语
发布时间:2019/7/22   浏览:244次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作者:如皋热电公司 陈宇

 

       今年,春去极晚,夏来极迟。直至入夜后农田里偶有的几声蛙鸣,才方觉天地间开始变了模样,由清润变得空明,由宁静变得聒噪,由葱郁变得繁茂,由温婉变得热烈。我无法确切地形容,却能真实的感受,夏,终究是来了。
 
       夏与春竟未与我们有过半句招呼,仅是私下里的偷偷交接,便完成了两季的更迭,若不是某天开窗远眺,才惊觉,一月前弯着半腰,握着镰刀,头戴凉帽,收割油菜的场景早已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拖拉机在满水的农田里前行耕犁,后面拖着三丈长的大木桩负责沼平,见得土质松软粘稠,一脚下去能陷进半个裤脚方才满意,这是插秧前必经工序,一年两熟的江淮大地,又要开始忙碌了。
 
 
       细细想来,近来窗外确是比往日热闹了许多,尤其是太阳落山后,炎夜下的星河流淌,蛙蝉合鸣,清风助兴,夜幕四合,旷远悠扬,不正是夏日主场才有盛大光景吗?白日里,偶有一两只冒尖儿的蝴蝶或是蜜蜂独自寻觅,在这日渐升温的日子里显得那么突兀,格格不入。那是一只蝶的个人独舞,一只蜂的浅唱低吟,用这孤独的狂欢,宣告着春天的谢幕。
 
       夏天,农忙若是舞台,插秧则是重头戏,而农民必是主角。刚刚沼平完成的农田,光亮平整,远远望去整片广袤的田野犹如一块纵横有错的棋盘,亟待上苍落子人间,谈笑对弈。六月流火,汗滴禾土,身上滑溜得仿佛穿不上一件衣服,男人们豪放,大多光着膀子,女人们羞赧可也耐不住炎热,多是捋起袖子。肩挎一竹筐,里面装满刚刚从秧模上取下的秧苗,一株青苗下坠着一粒拇指般大小的泥块,细瞧之下,发丝般纤细,脂玉般糯白的根茎相互盘错,新生期的秧苗便是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成长的。于田垄上站立,放下竹筐,手捧一把秧苗,手掌顺着苗尖儿由上往下直至中部握住,寻一块空地或者秧苗稀少地方,深吸一口气,提臀弯臂,挺腰收腹,伴着嘹亮的喝声,奋力向上跑出,秧苗于空中分开,做天女散花般于空中画出完美的弧线,仿佛希望的轨迹。秧苗头上脚下飞到制高点后便摆正了姿势开始下坠,最终深深扎进大地的怀抱,整个过程有如儿时踢毽子般华丽流畅。满身附着的黄泥,额前闪烁的晶莹,以及后备上流浃的汗水在烈日的炙烤下湿了干,干了又湿后结成的盐渍,诉说着他们的辛劳。可看着那满地的嫩绿,嘴角上扬时眉角间洋溢的喜悦,又似乎昭示着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这是他们亲自播种的希望啊!
 
       那姿态行云流水,那喝声震慑心魄,于皇天后土上翩然起舞,上演着一场美妙绝伦的视觉盛宴,它浸润了穿越古今、灿烂不衰的农耕文化,融入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市井生活,化为了渊源流传、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
日上三竿,肚子开始打起了退堂鼓,手中的农活放一放,饭点到了。去年入冬便腌渍下的酱菜吸收了饱满的精华,而今是它出场的最佳时机。刚刚出坛的酱菜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越往菜叶颜色越深,母亲用清水浸泡三刻,用手不断地捋着,从头到尾的滑嫩与柔软让身体的整个毛孔都得到了舒缓,待水变至暗黄,杂质已经排干。剁碎之后和上尖头椒,热油爆炒几分钟便可出锅了,咸香酸辣完美的缠绵着,刺激着舌苔与味蕾,口水不自觉的从两腮溢出,赶紧偷偷咽下,生怕出了洋相。这是父亲最爱的小菜,清汤白面加上两勺剁酱菜一拌,父亲迫不及待的唆上一口,温热软糯的面条伴着劲道爽脆的酱菜在嘴里交融翻滚着,再喝上一口面汤,只灌肚下,温暖与舒适由着胃向全身扩散,粮食研磨出的最原始的精华钻入身体的每一寸细胞,每一处肌肤,迸发出生机勃勃的欢愉,祛除了骨子间缠绕的酸痛与忙碌一天的劳烦。
 
       夏,在更迭的四季里,在灿烂的星河里,在喋喋不休的蛙鸣里,在不断拉长的影子里,在日渐拔高的秧苗里,在父亲吮吸面条的哧溜声里,越走越深,越走越远,两三月后,将会带着他们叩开金秋的大门,收获满仓的希望。